回溯香港歷史


請問諸君曾經探討過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是如何從一條落後的小漁村搖身一變成為如此繁華的『東方之珠』嗎?正所謂鑑古知今,想要真正理解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潮流文化等方面何去何從,我們就必須先回溯它悠長的歷史,以下就讓我們重溫一下香港的前世今生吧。

其實所謂『香港』這個地方一直存在,但是世人開始以『香港』這個概念作為對這個地方的認知是在其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後的事。一八四零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在各方面都不如英國的清朝政府無力抵抗,最終以簽訂包括割讓香港島等條件的《南京條約》為代價成功議和。由此一事起香港正式開埠,並在一八六零年清廷因敗於英法聯軍而簽訂《北京條約》時額外割讓九龍半島南部,以及在一八九八年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給英國九龍半島北部、新界和一群離島九十九年後,成為了現時為人所知的香港。作為一個英屬殖民地,香港不同於被封閉的清朝領地,是一個各國皆可自由進出的自由港,並且順勢發展成了西方與東南亞各國之間的貿易中轉站。香港的基礎建設亦隨著人口與城市面積的大幅增長而一同擴張,奠定了其作為現代亞洲國際貿易中心的必要基礎。

步入二十世紀初,由於香港比起中國大部分地方都發展得更為先進,以及其作為英屬領地和自由港的地位,每當中國局勢動盪不安,例如一九一二年清朝滅亡時以及一九三七年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時,人民便紛紛逃亡到這個安全比較有保障的城市。然而,香港的良性進程亦並非一直暢通無阻。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進攻香港,而防守的英國、加拿大、印度及香港義勇軍在懸殊的劣勢下最終於二十五號投降,開始了三年的日治時期,史稱『黑色聖誕節』。由於日本皇軍一般鄙視華人,並在這段時期擁有絕對統治權,關於皇軍大量殺人及製造亂葬崗等傳言曾經非常盛行,亦成為了八、九十年代香港鬼故事和都市傳說的好材料。

二戰結束後,雖然日軍終於撤走,但隨著國共內戰重啟帶來的戰亂及民眾對共產黨的恐懼,大批難民再次湧入英屬香港。由於這批難民大多為中國內最富有的群眾,他們帶來了大量資金人力技術,滿足了香港經濟轉型成製造業的必要條件。直到八十年代,香港除了因親共左派策動的六七暴動而曾經經濟蕭條一段時間以外一直都以穩定的步伐發展,並因為殖民地政府推行的廉價出租公屋、打貪、九年強逼免費教育和廉價優質醫療等政策而使得香港成功現代化。由於中共八十年代推行改革開放釋放大量的勞動力,工廠紛紛北移,而香港亦從製造業轉型成商業及旅遊業,人均生產總值曾一度直追英國,各項社會經濟指標堪比第一世界國家。

然而,如此富饒的生活條件卻仍無法抵消人民對中共的恐懼。隨著《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的九十九年租約期限,亦即一九九七年的逼近,香港即將被歸還於中共,而對此抱著不信任態度的人口在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被簽訂後陸續移民離開,是為第一波香港移民潮。根據聲明,英國將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將對港主權歸還中共,條件為香港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以一國兩制的方針下維持五十年除外交國防外的高度自治。這份聲明成為了回歸後香港的運作模式,既保留英國留下的法治與自由等制度和系統,亦滿足了中國奪回主權的意義,在冷戰的氛圍下具有非比尋常的歷史意義。為了穩定民心,時任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亦曾以『馬照跑,舞照跳』作為一國兩制的比喻,承諾即使香港主權回歸中共也不會干預民生。可惜一九八九年發生六四事件,使許多香港人擔憂香港民主化將會受到更大的限制,引發百萬人上街示威以及新一浪的移民潮。

時至今日,香港已然開埠一百七十九年,雖然歷盡大小風波,亦曾被多個政府易手管治,但其作為亞洲貿易中心的地位卻依然屹立不倒,背後依賴

的正是其豐厚歷史背景所帶來的獨特優勢。香港人雖經過百年英式殖民,卻因禍得福得以享受一定的民主自由以及行之有效的司法制度,吸引無數跨國企業投資,亦賦予其作為中國與世界接軌的窗口的獨特地位。而除了經濟政治外,香港的飲食流行文化等亦因為其歷史因素而成功融合了各種中西元素,既有廉價方便的各種街邊小吃,亦有隆重高貴的名牌餐廳,每年慕名而來的旅客數之不盡。說到底,儘管香港的發展歷程未必一帆風順,但只要香港人一日堅守他們的核心價值,保持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這顆『東方之珠』仍然不會褪色。

Warwick Hong Kong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 Society

(華威大學香港公共事務及社會服務學會), founded in April 2010, WHKPASS is an academic society of Warwick Student Union.

stay connected